一身十公斤的裝備,手握鋼槍,汗水從鋼盔里順著往下流,裝備下的制服早已濕透……這是站前公安東客站地區派出所防控民警老嚴工作時的真實寫照。13個小時的武裝巡邏,伴隨著一波又一波進出成都的旅客,老嚴和同事們在東客站外的廣場上迎來日出又送走日落,壯實的身體在陽光照耀下形成投影,投影從長變短直到在夜幕下消失……
  老嚴昨日巡邏負責的區域是火車東客站的地面廣場,握著鋼槍巡邏的老嚴一臉威武,眼睛不停四處打量。
  略有些安靜的火車站因為列車的到站而迅速熱鬧起來,走入地下的公交出租換乘層,人流如織和地面景象形成反差。派出所的另一組民警負責地下的巡邏,相比老嚴他們,地下這組巡邏民警的生活顯然“豐富”得多。平均每一分鐘不到就有旅客前來咨詢:“公交車在哪裡乘坐?”“地面廣場怎麼走?”
  太陽越來越大,走在同事“頭頂”的老嚴還在廣場上來回,雖然溫度不算太高,但汗水還是止不住流下,掛在腰間的電臺不斷響起,成為了巡邏隊伍里唯一的聲音,“老嚴,廣場右側一輛黑色轎車,請上前察看。”老嚴和同事收到指令後,立即前往察看,經過瞭解對方第一次來火車站送客,一時找不到出口,在老嚴的指導下,轎車迅速離去。
  簡單的盒飯、同事之間的玩笑,度過中午僅有的短暫休息,老嚴手握鋼槍再次上崗。然是一遍又一遍在廣場上來回巡邏,目送一批批旅客走進走出火車站,老嚴和同事的一路縱隊始終如一,成為了火車東客站廣場上特殊的一道風景線。
  巡邏一圈大約需要半小時,老嚴和同事的腳步伴隨著時鐘的指針沒有停歇,陽光下的東客站廣場祥和安靜,老嚴飽受疼痛困擾的腰也在翻來覆去的巡邏中早已麻木。分不清是疼痛還是太陽的威力,老嚴的汗水掛在臉上,厚重裝備下的制服濕了又乾,幹了又濕。
  深夜,東客站廣場的人流隨著最後一班列車的到站而減少,路燈下的火車站安靜地佇立著,顯現出恢弘的氣勢。從塑料板搭建的派出所臨時辦公室出來,老嚴開車回家,車上放著歌曲《親親我的寶貝》:“最後還要平安回來,回來告訴你那一切,親親我的寶貝。”
  本報記者 俸奎 攝影 於譚陽
  (原標題:手握鋼槍 每天巡邏13個小時)
創作者介紹

新屋

ms47mshen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